????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白玉琦,缠着朱壤战骥穷追猛打。

????身上被对方的小拳拳哒哒哒锤冒烟了都没关系,你就祈祷别被我逮到一拳,这就导致白玉琦的战斗风格莽到不行。

????朱壤战骥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开始能理解之前那些部下在面对这个泗野战戎时,为什么会那么难受了。

????明明战力不高,可防御却强到变态,对“力、劲、气”的运用更是得心应手。

????要不是刚刚亲眼看到他临阵突破,朱壤战骥甚至都要怀疑他是个积年老骥,在扮猪吃虎冒充战彘了。

????虽说拿下一擂,可扩土百跋,但实际上哪有那么容易?

????战胜守擂战骥,虽然能拿到对方身上的铜制“琥符”,代表拿下一擂。

????可拿得下,也得守得住才行啊!

????就算打败了一名战骥,立刻就会赶来另外一名战骥夺擂,车轮战之下有几个人能抗得住一直不败?

????只要输了一场,先拿下的琥符会被对方重新夺回去不说,还会损失自身的一块琥符,然后就会开始无休止的车轮战,直到其中一方无人能上台为止。

????不过这一点对白玉琦来说好像不管用。

????就算他输了对方也抢不走泗野国的琥符……他压根就没那玩意!

????虽然临阵突破掌握了气劲,可受到重力场效应压制,他的综合实力依旧停留在彘品层次,这也是为什么他打不到对方的原因。

????所以除非他能进一步突破,真正成为骥品战力。

????否则朱壤战骥这个高端战力,被白玉琦这个彘品的中低端战力击败,丢失的琥符可就真的拿不回来了!

????白玉琦这个像小强一样,怎么打都打不死的怪物,让朱壤战骥有些气急败坏。

????他已经手段尽出了,可无论承受了多重的攻击,哪怕被打飞出去对方也会立刻爬起来,跟没事人一样拍拍屁股冲回来继续跟他缠斗。

????战擂斗羯的擂台,只是作为划定战斗区域所用,可并没有掉下台算输的规则。

????而且,朱壤战骥发现这个古怪的泗野战彘,竟然在战斗之中越打越强!

????每一次被他用气劲击飞,再回来的时候就会强上一线,修为提升速度堪称惊人!

????不仅仅是气劲威力的提升,力量、速度、敏捷、防御……也都在快速增强,让他感觉从一开始的游刃有余到逐渐吃力起来,照这样下去恐怕很快就要超过他了!

????更可怕的是,朱壤战骥发现这人从开战至今,体力竟然没有丝毫的减弱,始终都保持在巅峰状态。

????要知道,在跟他交手之前,这人可是跟十余名战彘,车轮战了数个时辰之久,而他自己却已经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

????双方疯狂激战,在擂台上掀起了阵阵狂风。

????跟彘品阶段拳拳到肉的战斗风格不一样的是,骥品阶段更像是狗血武侠剧中的战斗场面。

????双方隔着老远的比手画脚,你一个排云掌,我一个亢龙有悔,气劲撞击空气所发出的气爆声,像打雷一样轰鸣不止。

????除了没有龙飞来飞去,也没有火光爆炸之类的五毛特效之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在拼命的挠光对方面前的空气,好让对方窒息而死呢。

????白玉琦的气势越来越盛,而朱壤战骥的气势却越来越弱,而且浑身汗出如浆、气喘如牛,眼看就要不行了。

????没办法,羯品、彘品阶段的劲力,要有接触才能产生伤害。

????而为了避免自己被白玉琦那重如泰山,挥舞之间隐约有风雷之声的拳头砸到,朱壤战骥只能拼了命的鼓动自身气劲进行防御和攻击。

????可这气劲又不是吸口气,就能像打嗝放屁一样释放出来的,他得通过消耗自身气血才能释放出气劲来。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凝气功法将自身生物能,转化为“气劲”这种高度压缩的无形能量释放出来,对体力和生物能的消耗极大。

????照这样下去,他就要被白玉琦活活累死了!

????而就在朱壤战骥快要绝望的时候,战场上突然传来一阵激烈高亢的金属鸣响,让他不由为之狂喜。

????尼玛!终于鸣金收兵,改日再战了!

????可白玉琦不乐意了,打这么半天眼看就要耗死对方了,你说收兵就收兵?问过我没有?

????看到朱壤战骥有后撤脱战的迹象,白玉琦情急之下浑身气劲一荡,释放的气劲之中隐约有一抹紫色光焰闪过。

????一拳轰出,就听见“嗵!啪!”两声,他面前爆开了一团白色气浪,而后撤的朱壤战骥身上则爆开了一蓬血雾!

????掠阵的泗野战骥都惊呆了,这人竟然再度临阵突破,一拳将朱壤战骥的护体气劲都打爆了!

????要是没看错的话,刚刚那紫光一闪应该是“罡焰”吧?

????半日下来,从一介彘品战戎,突破到了牢品战尉?此子简直恐怖如斯!

????泗野倒抽了一口冷气,却被崩塌的土台扬起的灰尘呛的咳嗽不已,刚才这一口最少抽进去半斤多灰!

????所以说,你们为什么非得搭土台子呢?

????花俩钱让偃师商族,给你们造一批水泥台子不好么?

????这一打起来,跟村口自带水泥的杀马特家族一样,不嫌埋汰么?

????跳下被战斗蹂躏到千疮百孔,已经彻底崩塌了的土台,白玉琦向跌落的朱壤战骥走去。

????一群以为他要下毒手的朱壤战戎,警惕的将其保护了起来,白玉琦也懒得跟他们多废话。

????直接冲被部下搀扶起来后,还在哇哇吐血的朱壤战骥勾了勾手指头,伸手指了指他腰间的掌心大铜牌。

????朱壤战骥吐了两口血,勉强压下了伤势,伸手推开搀扶自己的部下,摘下腰间琥符随手掷来,恨恨的留下一句:“待吾明日来取!”

????白玉琦理都没理他,好奇的把玩手中的琥符,你以为你是灰太狼啊?

????手下败将还那么多废话,你咋不喊一声:“我还会回来哒~~~”,然后“叮!”的一声化做天边最亮的一颗星呢?

????满战场的双方战戎,潮水一般撤回各自大营之中,守擂的泗野战骥却凑了过来。

????先羡慕的看了一眼白玉琦手中的朱壤琥符,然后亲热的招呼道:“还未请教猛士出身哪一家戎族?”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92323/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