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郑裘亲自给卫星带路,卫星扛着莫问一起去的,也因此躲开了警察的围堵。

????在墓地内没东西缝合伤口,卫星帮郑陆飒解咒后,就从附近找了点消炎的草药,自己嚼碎了,跪在地上,帮棺材内的郑陆飒敷在伤口处。

????这一举动让莫问在迷离之中,以为卫星是跪下求对方给解药。

????随后确定郑陆飒没事,郑裘才把另一瓶解药给卫星。

????卫星研究一下,决定嘴对嘴喂药,这一举动让郑老爷子直接直接没眼看,给郑陆飒盖上棺材盖,草草埋了点浮土便离开了。

????卫星正小心翼翼的给莫问伤口上抹外敷药的时候,韩王带人搜来了,卫星怕自己跑迷路了,就按来时的路原路返回,借着足够快的速度逃脱了追兵,反而让莫问芳心暗许。

????她觉得自己和卫星萍水相逢,他就救了自己两次,也不问自己的来历,更不忌讳自己的身份,是个不错的好人,但杀手不能谈感情,可这又是东方,自己金盆洗手后定居东方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这不怕女人犯花痴,就怕禁.欲.系女人突然想犯花痴,一旦决定了要去找卫星托付终身,连曾经身为杀手的职业素养都不要了,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跳车,再回到四方街去找卫星了。

????玖雅这边跟莫问说了半天话,莫问根本不搭理自己,嘴角还不时的上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开心事。

????玖雅放弃了自言自语,转头看向另一边的蒋飞妍,她还在昏迷高烧,放她身上的仪器响了好久,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坚持到医院,护工又不是护士只能进行简单的伤口处理,连急救都显得很生涩。

????突然一个急刹车,车子停下司机和护工同时昏迷,车门被打开,画爷手里提着一盏小巧的银制镂空球形灯,散发着天蓝色光芒。

????“捂住鼻子,灯油里掺了点忘川河水,虽不至于像孟婆汤一样会造成记忆缺失,但闻一闻还是有入睡休眠的功效,醒后只会觉得自己是走个神。”

????画爷提醒着玖雅,自己上了车,车头处鼠小二戴着口罩,手里也有一盏一模一样的灯,只是比画爷手里的大了些。

????“你们为什么要劫车?她再不去医院就要死了,生命体征都快没了。”玖雅捂住鼻子依然有些昏昏欲睡,但还是强撑住问画爷此行的目的。

????“救人。”画爷说着吹灭了手中的灯,伸手从怀里拿出根蜡烛。

????这蜡烛玖雅认得,是自己的血和南家的返魂香混合熬蜡油做成的,此时画爷点燃蜡烛将蜡油滴在蒋飞妍眉间以及四肢脉络穴位上。

????“我看着就疼,你这真的是在救她吗?”

????玖雅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蒋飞妍和画爷身上了,根本没注意身后的莫问在拆指甲内的刀片,等玖雅发现刀片时已经是被莫问抵住后背了。

????“你……”玖雅想出声,刀刃往肉里扎的深了一分,玖雅只好闭嘴。

????莫问腿不方便,几乎是整个人挂在玖雅后背上,刀片抵在玖雅咽喉处,让玖雅扶自己下车。

????画爷忙着囚禁住蒋飞妍的魂魄,不让其咽气后魂魄离体,根本没注意到玖雅被带走。

????车头处的鼠小二注意到了玖雅背着个人离开,提着灯想去追,被人从背后打晕,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黑无常。

????他顺手将鼠小弟的口罩解开,故意把银灯放在鼠小弟头部,自己走到车尾处,对准画爷的后背心脏处就是一拳。

????画爷都没来得及回头,四散成墨飞溅的满车箱都是,因为画爷的突然消失,手中蜡烛还带着火焰落下,点燃了蒋飞妍的头发。

????黑无常伸手用黑色哭丧棒一挥,所有火焰熄灭,蒋飞妍脸上结了一层白霜,黑无常也感觉自己下手重了些,伸手拍打着蒋飞妍的脸。

????“蒋飞妍,死期是今晚二十三点四十四分四十四秒,你确定一下是你本人吗?”黑无常看到蒋飞妍睁眼,将手机递了上去。

????“是本人,就是死亡时间有点太寸了,不好听,你四十五再把我带走可以吗?我想凑整。”

????蒋飞妍揉揉眼睛,自己拔掉身上的仪器,才接过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息。

????“你不怕死吗?你才二十八岁,没有谈过恋爱,没有去过沙漠,更没有吃遍天下美食。”

????“你是鬼差吗?不都说鬼差曾经是人吗?做这些事需要钱!没钱这些全是白日梦!你不会在做人的时候连白日梦都没做过吧?”

????蒋飞妍自己也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谈没谈过恋爱了,和卫星在一起的记忆是那么的真实,拥抱,亲吻,甚至……都仿佛自己真的经历过。

????甚至连去沙漠定居碰上流沙,那种下陷的窒息感都如此真实,连被卫星从沙堆底下挖出来那种重获新生的感觉都有。

????原来自己以前做的所有白日梦,都是因为曾经和卫星一起经历过,上辈子都做过了,这辈子根本了无遗憾了。

????“你的眼神不对,看着我,你想活下去吗?找个人替你死,你继续活着,活下去,去沙漠远足,去找个人谈场恋爱,去吃遍天下美食……”

????黑无常伸手强制性的捏住蒋飞妍的脸,让她看向自己。

????“找个人……找个人替我去死……我要找个替死鬼……”

????蒋飞妍的眼神逐渐迷离,慢慢失去光泽,黑无常松开了手,继续诱导。

????“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人,那个总去你店里偷东西的贼,他还杀过人,他是魔物,你用他将功补过,阎王会放过你的,拿起你的匕首,去街尾找他!快去吧!用利刃划破他的咽喉,让他替你去死……”

????黑无常扶蒋飞妍站起来,站到她的身后,低下头在她耳边如恶魔低语一般,诱导着她拿着匕首去干掉卫星。

????“我要活着……活着……”蒋飞妍呆滞的看着前方,喃喃低语从救护车上走了下去,向四方街深处走去。

????“啪啪……”一段掌声从救护车外传了出来。

????“谁!”黑无常跳下车寻找着掌声的来历。

????“还能有谁,当然是我了,你能想到用如此阴毒的手段,增加卫星的怨气供你弟弟食用,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黎姜从路边的阴暗处走了出来。

????“把我弟弟还回来!”黑无常看到黎姜,以最快的速度闪现到黎姜面前伸手掐住他的脖子。

????“你弟弟?他现在过的很好,我正帮他挑选合适的身体呢,最近投资了个药厂,试药能活下来的,我都给你弟弟留着呢,只等你今晚计划成功,带着卫星的妖丹回来,明天你们两兄弟就能团聚了。”

????“我若不是被凌道打伤,你根本不可能带走我弟弟的!他若有任何闪失我要你陪葬!”黑无常气的拽起黎姜的衣领凶狠的威胁着。

????“哈哈……倒是你,回阴曹地府的时候小心些,别暴露了你身上被凌道打伤的地方,你该谢谢我带走他,不然你现在就要和他一起从这世间上被抹杀了!”

????黎姜从黑无常手中拽出自己的衣领,冷笑阴郁的看着他,与之前相比,此时的黎姜更病态更张狂,眼中似有似无的恶意,让黑无常根本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92545/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