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双手拎着猎物的胡离悠哉的晃了回来,看到躺了一地的人吓了一跳。

????“能不能先提醒我一声,怪吓人的。”说着看看手中的两三只野鸡,皱了皱眉,放下后转身又走了。

????“这点东西看来是不够吃了。”

????干枯的柴火烧的噼啪直响,粗壮的木头架子上架着一只不大不小的小肥猪,肥猪耷拉着闹掉闭着眼睛,被身下的火烤着遍体金黄,滋滋的油花不时的滴落到火光中,暴起一个火花。

????不知道是不是着扑鼻而来的香气,勾起了所有人的馋虫,已经睡了许久的众人纷纷的睁开了迷茫的双眼。

????当看到坐在火堆附近的沈小夏三人时,有的人惊喜,有的人害怕,有的人迷茫,有的人心下了然。

????“小夏姐姐。”阿歌迷茫一阵之后,先是扶着自己的娘亲起身,然后奔来到沈小夏身边,一脸的殷切。

????“又是你救了我们?”

????沈小夏看着单纯的阿歌,转头看向低着头的两兄弟,点点头,又摇摇头。

????“本来也是我们惹的麻烦,算不上功劳,但是连累到了你们。”

????阿歌一笑,一转头,眼睛顿时一亮。

????“阿爹,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小夏姐姐。”阿歌跑到古仁的身边,一把抱住他的手臂,亲昵的唤着。

????古仁揉了揉阿歌的头,对她点点头,目光却看向始终低着头的两兄弟。

????“咱们吃过东西就回村子吧!”

????阿歌欢快的点点头,显然能够见到阿爹,她十分的开心。

????“你们的村子毁了。”沈小夏决定还是提前给他们一个提醒,免得一会他们见到了生活几辈子的世外桃园被一场大火轻易毁了过于心痛。

????守望村的人清醒之后就被告知这一事实,当下都是一惊。

????“怎么会?”阿歌摇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的小夏姐姐。

????“你们先吃点东西,之后咱们再说。”

????一只香喷喷的烤乳猪,最后众人再满怀心事下,入口都不知是何滋味。

????当众人回到守望村的时候,看着一地烧焦的断壁残恒,有的还冒着滚滚的浓烟,黑漆漆的一片,再也看不出往日的喧嚣和温馨。不少人都开始流出了眼泪,他们都不知道要是没了这里,他们应该去哪里?以后还如何生活?

????阿歌伏在阿娘的身边抹着眼泪,看着她从小生活到大的房子,现在就剩一把灰烬了,除了哭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那个过百稀的老者住着拐棍深深的叹口气,被人搀扶着走到了古仁的身边。

????“咱们村以后将何去何从,你说一句吧!”

????这时所有人都吧目光看向古仁。

????古仁看着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句父亲的胡清两兄弟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看着女儿希望又充满依赖的目光,转头对沈小夏道:“你们何时走?”

????“立刻启程。”

????上京如今不是局势如何,沈小夏决定自己先一步回去,其他人紧跟其后,她有异能,走的快一些。

????古仁点点头,对着自己村的人,大声道:“愿意留在这里的,咱们重建守望村,想要出去见见世面的,就跟他们走吧!咱们已经没有了世代看守龙脉的责任,你们都自由了。”

????下面的人却都沉默了,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选择。

????沈小夏走到春花等人面前,说出了自己打算先离开这里的计划,春花等人虽然不满,却也无法,大家都知道她这是在担心家人。

????“我跟你走。”

????“你留下来照顾他们吧!”

????“这里有胡离。”

????沈小夏知道胡清的固执,最后点点头,不能再当误时间了,二人和众人大了上招呼,便即刻出发。

????回去的路毕竟已经走过了一遍,不会再迷路,二人功夫又都不错,小的时候也都是在大山里跑着长大的,速度自然快上不少。

????三天的时间,他们已经出现在上京城的城外十里之外,但是却不能轻易再靠近了。

????果然如沈小夏所料,上京城定是出事了,自从近了上京城的百里以内,他们就发现了不少的探子,越靠近上京城,探子越多,行人却越来越少。

????“今夜我必须进城,不看到家人无事,我心下难安。”

????胡清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张人皮面具,转身一变,原本一张月华泄满山河的俊脸,变得极其普通,让人看一眼就懒得再看第二眼,转眼就能让人忘记什么样子的一张脸。

????沈小夏噗嗤一笑,有些嫌弃的看着胡清。

????“我们在南城十里铺子见。”

????胡清点点头,眼看着沈小夏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而他走入了一旁的树林里,不多时,扛着几捆干柴,急步向上京城走去。

????上京城的城墙至少有十米之高,十米之厚,这是九州皇权最后的堡垒,自然是异常的坚固,坚不可摧,想要攻进来,没有千军万马是不可能呢!

????往日川流不息的城门前总是排着长长的队伍,但是如今却没有几个人敢轻易京城了,因为进去之后,很可能就不能轻易的出来了。

????一个身体瘦弱的樵夫扛着比他还要高大的多的干柴,排在队伍的最后面,一点一点的往前走。

????“站住!什么人?”

????樵夫耷拉着三角眼,眼睛里满是浑浊,见到佩刀的守门侍卫,吓得一哆嗦,却并不张嘴说话。

????“问你话呢!”刚刚问话的侍卫显然没有什么耐心,提高的嗓门。这些日子守门的侍卫至少多了十倍有余,还不算上暗中盯着城门的人。

????樵夫急的额头冒汗,但就是不张嘴。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不少守卫的视线,问话的侍卫心下更不高兴,一拳打在樵夫的臂膀上,樵夫身上的干柴顿时散落了一地。

????“哎呦……”刚刚动手的那个守门侍卫一个踉跄,只觉得自己的身后被人重重的拍了一掌,但是等他回头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人。

????“快,刚刚有人袭击我,定是有人袭击城门。”

????说着,也不管这个又傻又笨的樵夫了,带着人开始四处搜寻闯入者。

????而樵夫慢慢的捡起了干柴之后,重新背上肩,慢悠悠的向城里走去。

????“你先进去,我收拾收拾这几个家伙。”

????樵夫耳边传来十分悦耳的声音,却让他皱了皱眉,脚步没有半点的停顿,等他走进了城门,隐约可以听见城门口外守门侍卫痛苦焦急又迷茫的惨叫声。




欢迎大家访问:红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82books.com/book/92572/569/